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逍遙小里正 秦皮-第129章 撿到一個快死的貴公子熱推

逍遙小里正
小說推薦逍遙小里正逍遥小里正
店家满心欢喜的等着那位贵公子接过那三匹布,然后给自己二十万两银子。
谁知道那位贵公子看也不看,直接把银票塞到怀里说道。
“他不要我也不要了。”
“真没意思!”
说完这句话,那位贵公子抬腿就往外走,没有丝毫的留恋。
店家一下子懵住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公子!公子!”
店家回过神来,急急忙忙冲出去喊他。
“咱们有什么事情好商量!”
“十万两也行!”
“一万两都行!”
跟在他身后的几名随从没好气地瞪了店家一眼说道。
“我们家公子差的是钱吗?”
“差的是脾气!”
说着,一行人就要离去。
那位贵公子刚走了几步,突然间咳嗽起来,一边咳嗽一边吐。
伍皓看了一眼,大吃一惊。
原来他咳嗽出来的痰,竟然全是血!
怪不得看到他的脸上有些发白,还以为是家里条件好,养得好。
想不到是因为身患疾病!
店家一看慌了,赶紧又去找伍皓。
“伍少爷!伍少爷!这布我给您拿回来了。”
“还是三十两银子好不好?”
伍皓瞪了他一眼。
“二十两。”
店家刚要开口说话,伍皓直接翻脸说道。
“不卖拉倒!”
“卖!卖!”
店家哭丧着脸,拿回那二十两银子,眼睁睁的看着大胡子把那三匹布又抱走了。
就因为多说了几句话!就少了十两银子!
“别收拾了!”
看到伙计还在那里收拾东西,店家气恼的说。
“收拾什么收拾!”
“都收拾起来这店还开不开了?”
伙计正在忙得焦头烂额,听到他这么说,满脸疑惑的说道。
“刚才不是东家说收了不干了吗?”
店家气恼的说道。
“天生就是干活的苦命!”
“干!不干喝西北风啊?”
伙计只得把收起来的布匹又重新摆上。
还以为东家已经拿到二十万两银子了。
谁知道抱着布匹往后院送了一趟,不要说二十万两银子没有,连三十两银子都变成了二十两!
东家一顿忙活,直接忙丢了十两银子!
“公子,你没事吧?”
看到他咳的快要吐死过去,伍皓有些担心起来。
店家远远的看见,忍不住偷偷的啐了一口,偷偷的骂了一句。
“这种人咳死了才好!”
“有钱了不起?”
“有钱也是个病秧子!早晚要死!”
伙计随口插了一句。
“店家,是个人不是早晚都要死吗?”
店家气的眼冒金星,破口大骂说道。
“你才要去死!你们全家都要去死!”
伙计嘟嘟囔囔的。
“骂我就骂我,骂我全家干什么?”
“我爹娘早就投胎了。”
“我又没什么兄弟姐妹。”
这时候那位贵公子终于咳的也差不多了,勉强冲着伍皓笑了一笑说道。
“还好,看起来今天又死不了了。”
伍皓皱了一下眉头。
“公子像是从别处赶路过来的。”
“要不然随我到我家里去休息一下?”
后面的两个人脸色很不好看,其中一个人差点抽出刀来。
那位贵公子摆了摆手说道。
“行了,五叔!”
那人就把刀插了回去,依然怒目圆睁,瞪着伍皓。
那样子就好像伍皓要绑架一位什么大人物似的。
算了。
人家这么有钱。
身边又带着这么厉害的高手。
自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大叔,追儿,我们走。”
他看了看太阳说道。
“逛了一上午,该吃中饭了。”
三个人正准备离开,就听到那位贵公子说道。
“伍少爷能让公子荡随行吗?”
“你叫公子荡?”
那位贵公子点了点头。
“伍少爷可以这么称呼我。”
簽到獎勵一個億 楓渡清江
伍皓看了一眼他身后的两名随从。
此时那两名随从正耷拉着眼皮,仿佛没看到他一样。
“行吧。”
伍皓虽然不太愿意和这种莫名其妙的人打交道,可是从他的医学常识来看,这个人可能已经病入膏肓,跟快要死了差不多。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公子不嫌弃的话就跟我来吧。”
刚说完这句话,那名贵公子立刻就跟上了,嘴里说道。
“不嫌弃,伍少爷不嫌弃我是个快死的人就行。”
伍皓叹了一口气说道。
“就算是快死了,那些钱也不是这么挥霍的吧?”
后面一名随从张口骂道。
“我们家公子的事情,你休要多嘴!”
这架势,感觉立刻就要砍了伍皓一般。
伍皓瞪着那名随从一眼。
那名随从恶狠狠的瞪了回来。
大胡子发怒了:谁家主子不是主子?
就你家的主子是主子吗?
老子的主子是受你这名狗奴才气的吗?
果然都是武家人,胡子和那名随从一对上眼,立刻就要拔刀相见的样子。
“五叔!”
贵公子又咳嗽起来,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名随从说道。
“去人家家吃饭,人家是主咱们是客。”
“你和人家瞪什么眼?”
那名随从看起来功夫极高,可是在这个病痨鬼面前,确实那么的温顺。
“是,公子。”
立刻就垂下眼,不再去看大胡子。
伍皓看了一眼大胡子,大胡子傲娇的哼了一声,也就不再去理会那个人了。
“好喝!太好喝了!”
“好吃!太好吃了!”
“能再来一碗吗?”
“不能。”
伍皓严肃的拒绝了他。
“刚吃过饭,我陪公子走动走动。”
“可是我撑的有点走不动了。”
伍皓拿眼瞪着他。
身后的那名随从又要发火,却看见自家主子乖乖的站了起来。
“就走几步好不好?”
“不好……”
走了约莫半个时辰,伍皓这才让他去休息,对那两名随从说道。
“让他睡上一个时辰就起来。”
那位五叔忍不住说道。
“我家主子爱睡多久就睡多久!”
伍皓骂了起来。
“你如果想他死的快就随便!”
然后扭头走了。
“你!”
“五叔……”
公子荡喊了他一声,轻声细语的说道。
“他是个会家子。”
“我这病,说不定能在这里看好。”
五叔显然不信。
“肯定是看中了公子身上的银票!”
公子荡无可奈何的说道。
“五叔,我一个快死的人了。”
“这些银票留在身上有何用?”
“他如果想要,现在拿去都可以。”
“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