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大隋說書人 ptt-463.貧道給你滾出去!熱推

大隋說書人
小說推薦大隋說書人大隋说书人
“明日一早,西城门,可好?”
听到了玄奘的回答,李臻笑着问道。
没有什么激励的言语。
也不会说什么“这次会很辛苦,做好心理准备”之类的话。
没必要。
玄奘的慈悲,不需要任何言语的点缀。
而慈眉善目的僧人同样点头:
“好。”
“妥了,那明儿见, 走了。”
这会儿按照后事的说法,时间已经快1点了。
确实不早了。
李臻也就不再犹豫,肩膀一晃,消失在了众多僧人面前。
而等他离开后,几个中年僧人走到了这位年轻的师叔身边,双手合十问道:
“师叔,这位道长深夜来访, 所谓何求?”
玄奘没回答。
只是眼睛里闪烁起了一种……深思的神色。
就这么站在香积厨的菜园前, 看着那不是季节却破苗出土的高粱。
那片生机勃勃之中……
到底蕴藏着一种……什么样的世俗智慧呢?
片刻。
面对周围的僧人,年轻的和尚声音柔和:
“诸比丘,我有一问。”
僧人们一听,神色立刻变得宝相庄严,躬身受教。
“救一人者,救一郡者,孰是大慈悲?”
“……”
“……”
“……”
僧人们一愣······
阅读福利大放送!快来 「○起♛点▄读书」,搜索口令《新书©友大礼包》,把 –©-去-掉, 限量福利礼包待抽取!先到先得!
“明日一早,西城门,可好?”
听到了玄奘的回答, 李臻笑着问道。
没有什么激励的言语。
也不会说什么“这次会很辛苦,做好心理准备”之类的话。
没必要。
玄奘的慈悲,不需要任何言语的点缀。
而慈眉善目的僧人同样点头:
重生 之 隨身 空間
“好。”
“妥了, 那明儿见,走了。”
这会儿按照后事的说法, 时间已经快1点了。
确实不早了。
李臻也就不再犹豫,肩膀一晃, 消失在了众多僧人面前。
而等他离开后,几个中年僧人走到了这位年轻的师叔身边,双手合十问道:
“师叔,这位道长深夜来访,所谓何求?”
玄奘没回答。
只是眼睛里闪烁起了一种……深思的神色。
就这么站在香积厨的菜园前,看着那不是季节却破苗出土的高粱。
那片生机勃勃之中……
到底蕴藏着一种……什么样的世俗智慧呢?
片刻。
面对周围的僧人,年轻的和尚声音柔和:
“诸比丘,我有一问。”
僧人们一听,神色立刻变得宝相庄严,躬身受教。
“救一人者,救一郡者,孰是大慈悲?”
“……”
“……”
“……”
僧人们一愣“明日一早,西城门,可好?”
听到了玄奘的回答,李臻笑着问道。
没有什么激励的言语。
也不会说什么“这次会很辛苦,做好心理准备”之类的话。
没必要。
玄奘的慈悲,不需要任何言语的点缀。
而慈眉善目的僧人同样点头:
“好。”
“妥了, 那明儿见,走了。”
这会儿按照后事的说法,时间已经快1点了。
确实不早了。
李臻也就不再犹豫,肩膀一晃,消失在了众多僧人面前。
而等他离开后,几个中年僧人走到了这位年轻的师叔身边,双手合十问道:
“师叔,这位道长深夜来访,所谓何求?”
玄奘没回答。
只是眼睛里闪烁起了一种……深思的神色。
就这么站在香积厨的菜园前,看着那不是季节却破苗出土的高粱。
那片生机勃勃之中……
到底蕴藏着一种……什么样的世俗智慧呢?
片刻。
面对周围的僧人,年轻的和尚声音柔和:
“诸比丘,我有一问。”
僧人们一听,神色立刻变得宝相庄严,躬身受教。
“救一人者,救一郡者,孰是大慈悲?”
“……”
“……”
“……”
僧人们一愣“明日一早,西城门,可好?”
听到了玄奘的回答,李臻笑着问道。
没有什么激励的言语。
也不会说什么“这次会很辛苦,做好心理准备”之类的话。
没必要。
玄奘的慈悲,不需要任何言语的点缀。
而慈眉善目的僧人同样点头:
“好。”
“妥了,那明儿见,走了。”
这会儿按照后事的说法,时间已经快1点了。
确实不早了。
李臻也就不再犹豫,肩膀一晃,消失在了众多僧人面前。
而等他离开后,几个中年僧人走到了这位年轻的师叔身边,双手合十问道:
“师叔,这位道长深夜来访,所谓何求?”
玄奘没回答。
只是眼睛里闪烁起了一种……深思的神色。
就这么站在香积厨的菜园前,看着那不是季节却破苗出土的高粱。
那片生机勃勃之中……
到底蕴藏着一种……什么样的世俗智慧呢?
片刻。
面对周围的僧人,年轻的和尚声音柔和:
“诸比丘,我有一问。”
僧人们一听,神色立刻变得宝相庄严,躬身受教。
“救一人者,救一郡者,孰是大慈悲?”
万 界 基因
“……”
“……”
“……”
僧人们一愣“明日一早,西城门,可好?”
听到了玄奘的回答,李臻笑着问道。
没有什么激励的言语。
也不会说什么“这次会很辛苦,做好心理准备”之类的话。
没必要。
玄奘的慈悲,不需要任何言语的点缀。
而慈眉善目的僧人同样点头:
“好。”
“妥了,那明儿见,走了。”
这会儿按照后事的说法,时间已经快1点了。
确实不早了。
李臻也就不再犹豫,肩膀一晃,消失在了众多僧人面前。
而等他离开后,几个中年僧人走到了这位年轻的师叔身边,双手合十问道:
“师叔,这位道长深夜来访,所谓何求?”
玄奘没回答。
只是眼睛里闪烁起了一种……深思的神色。
就这么站在香积厨的菜园前,看着那不是季节却破苗出土的高粱。
那片生机勃勃之中……
到底蕴藏着一种……什么样的世俗智慧呢?
片刻。
面对周围的僧人,年轻的和尚声音柔和:
“诸比丘,我有一问。”
僧人们一听,神色立刻变得宝相庄严,躬身受教。
“救一人者,救一郡者,孰是大慈悲?”
“……”
“……”
“……”
僧人们一愣“明日一早,西城门,可好?”
听到了玄奘的回答,李臻笑着问道。
没有什么激励的言语。
也不会说什么“这次会很辛苦,做好心理准备”之类的话。
没必要。
玄奘的慈悲,不需要任何言语的点缀。
而慈眉善目的僧人同样点头:
“好。”
“妥了,那明儿见,走了。”
这会儿按照后事的说法,时间已经快1点了。
确实不早了。
李臻也就不再犹豫,肩膀一晃,消失在了众多僧人面前。
而等他离开后,几个中年僧人走到了这位年轻的师叔身边,双手合十问道:
“师叔,这位道长深夜来访,所谓何求?”
玄奘没回答。
只是眼睛里闪烁起了一种……深思的神色。
就这么站在香积厨的菜园前,看着那不是季节却破苗出土的高粱。
那片生机勃勃之中……
到底蕴藏着一种……什么样的世俗智慧呢?
片刻。
面对周围的僧人,年轻的和尚声音柔和:
“诸比丘,我有一问。”
僧人们一听,神色立刻变得宝相庄严,躬身受教。
“救一人者,救一郡者,孰是大慈悲?”
“……”
“……”
“……”
僧人们一愣“明日一早,西城门,可好?”
听到了玄奘的回答,李臻笑着问道。
没有什么激励的言语。
也不会说什么“这次会很辛苦,做好心理准备”之类的话。
没必要。
玄奘的慈悲,不需要任何言语的点缀。
而慈眉善目的僧人同样点头:
“好。”
“妥了,那明儿见,走了。”
这会儿按照后事的说法,时间已经快1点了。
确实不早了。
李臻也就不再犹豫,肩膀一晃,消失在了众多僧人面前。
而等他离开后,几个中年僧人走到了这位年轻的师叔身边,双手合十问道:
“师叔,这位道长深夜来访,所谓何求?”
玄奘没回答。
只是眼睛里闪烁起了一种……深思的神色。
就这么站在香积厨的菜园前,看着那不是季节却破苗出土的高粱。
那片生机勃勃之中……
到底蕴藏着一种……什么样的世俗智慧呢?
片刻。
面对周围的僧人,年轻的和尚声音柔和:
“诸比丘,我有一问。”
僧人们一听,神色立刻变得宝相庄严,躬身受教。
“救一人者,救一郡者,孰是大慈悲?”
“……”
“……”
“……”
僧人们一愣“明日一早,西城门,可好?”
听到了玄奘的回答,李臻笑着问道。
没有什么激励的言语。
也不会说什么“这次会很辛苦,做好心理准备”之类的话。
没必要。
玄奘的慈悲,不需要任何言语的点缀。
而慈眉善目的僧人同样点头:
“好。”
“妥了,那明儿见,走了。”
这会儿按照后事的说法,时间已经快1点了。
确实不早了。
李臻也就不再犹豫,肩膀一晃,消失在了众多僧人面前。
而等他离开后,几个中年僧人走到了这位年轻的师叔身边,双手合十问道:
“师叔,这位道长深夜来访,所谓何求?”
玄奘没回答。
只是眼睛里闪烁起了一种……深思的神色。
就这么站在香积厨的菜园前,看着那不是季节却破苗出土的高粱。
那片生机勃勃之中……
到底蕴藏着一种……什么样的世俗智慧呢?
片刻。
面对周围的僧人,年轻的和尚声音柔和:
“诸比丘,我有一问。”
僧人们一听,神色立刻变得宝相庄严,躬身受教。
“救一人者,救一郡者,孰是大慈悲?”
“……”
“……”
“……”
僧人们一愣“明日一早,西城门,可好?”
听到了玄奘的回答,李臻笑着问道。
没有什么激励的言语。
也不会说什么“这次会很辛苦,做好心理准备”之类的话。
没必要。
玄奘的慈悲,不需要任何言语的点缀。
而慈眉善目的僧人同样点头:
“好。”
“妥了,那明儿见,走了。”
这会儿按照后事的说法,时间已经快1点了。
确实不早了。
李臻也就不再犹豫,肩膀一晃,消失在了众多僧人面前。
而等他离开后,几个中年僧人走到了这位年轻的师叔身边,双手合十问道:
“师叔,这位道长深夜来访,所谓何求?”
玄奘没回答。
只是眼睛里闪烁起了一种……深思的神色。
就这么站在香积厨的菜园前,看着那不是季节却破苗出土的高粱。
那片生机勃勃之中……
到底蕴藏着一种……什么样的世俗智慧呢?
片刻。
面对周围的僧人,年轻的和尚声音柔和:
“诸比丘,我有一问。”
僧人们一听,神色立刻变得宝相庄严,躬身受教。
“救一人者,救一郡者,孰是大慈悲?”
“……”
“……”
“……”
僧人们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