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大羅金仙的我成了農民的兒 慶雲君-第二百四十四章 散財

大羅金仙的我成了農民的兒
小說推薦大羅金仙的我成了農民的兒大罗金仙的我成了农民的儿
众天骄们见到我财大气粗的举手投足之间就弄出这么一堆天材地宝,个个目瞪口呆,惊掉了下巴。
当年我在老爹的兜率宫中早已见过各种层出不穷的逆天神器,如今面对这些凡间的名贵收藏时,自然再难生起太大的兴趣。
但这些宝贝落在卡多索学院众人的眼里,却如同天上降下的星辰一样令人痴迷,催人振奋。
理解我话中意思后,一众天骄便也不再询问戴彦玲和寒玉的意思,埋下头就更加卖力的穿梭在丛林之中,寻找起梅里尔姐姐的踪影。
就是一旁的戴彦玲看向我身前的珠宝也跃跃欲试,眼睛放光,最后却也因为心中的骄傲,放弃了参与寻找西蒙学姐的行动。
戴彦玲看着我的宝贝撇嘴道:“别人都知道财不露白的道理,你倒好,把这些名贵的宝贝当作破烂一样随意撒落满地都是,就不怕那些混蛋小子恶向胆边生,半夜里偷偷摸摸背着我们把你给宰了,然后拿着宝贝四散而逃吗?”
我不由得哈哈大笑,丝毫不为戴彦玲所说的烦恼所困扰,泰然自若道:
“身在祖魂山的深处,这点物件又不能帮助他们抵挡住野兽的冲击,卡多索学院的天骄们实力了得的同时,自然不会做下猪脑子才会做下的事情,不是吗?”
戴彦玲气得小脸通红,冷冷道:“你才是猪……我这是为你的安全考虑,我们队伍里面的人,又不是个个都像你的心一样纯洁无暇……”
戴彦玲背抄着小手,一个人行到溪边的红色柳树下生着闷气,显然是对先前我极力怂恿寒玉让黑人学长等人的到来表示很不满意。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放心吧,这次一定保证所有人都会安全回去……”
我一如既往的抱着必胜归去的信念,昂首挺胸,语气极为坚定。
戴彦玲再次被我不知名的勇气给气笑,回头直视我的眼睛,出声质疑道:“你们男人永远都有一股没来由的自信对吗?所以你同样自信西蒙学姐还存活在祖魂山里?理由呢?我仅仅需要一个简简单单的解释,你为何不当众说明呢?”
身旁的梅里尔以及褚慧菁两人同样站立一旁,默不作声,像戴彦玲一样期待我给出一条像样的答复。
不得不说女人们感性的头脑里面永远有着比男人更具有理性的逻辑,假如某个节骨眼前后没有明确的因果关系作引导,她们的内心里便深信其中有着某些未知的猫腻或是危机。
面对未来时,她们也总希望手中可以掌握权力的手杖,轻松应付难以预知的危险。
所以戴彦玲在进入祖魂山之前就一直对黑人学长的到来尤其耿耿于怀,担心这样的团队会让祖魂山本就凶险的道路更添百倍困难,只是碍在寒玉的面子上,她才没有将这事提到明面上来与我争吵数百回合。
而今向祖魂山推进的过程中,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裙衫,我又掏出大把宝贝让那些人前往山林深处寻找西蒙学姐的踪迹,并且信誓旦旦西蒙并没有陨落于祖魂山里。
重重打击几乎让这个要强的女孩子陷入了自卑的泥沼里,才有后来戴彦玲这般哭红鼻子质问我的悲伤结局。
我不愿直面她的质问,只将头瞥向远处的山坳里,懒散回应道:“没有理由,如果硬要有,那就只能说是第六感……”
“我希望你可以好好听话,让这支队伍稳步向深山推进,我这个虚有其表的S级也会不顾一切保住你们所有人的性命……”
撂出狠话之后,我便没再理会自己不久前才确定好将整个队伍指挥权交给寒玉手里的事实,自顾捡起草地上的各色宝剑,坐在一旁休息等待众天骄归来的消息。
寒玉极有眼力见的急忙对戴彦玲解释东又解释西,希望戴彦玲可以理解眼下的事实。
在这个队伍里面,无论苟蛋实力如何,他S级的地位永远不能动摇,需要所有成员去信仰和维护……
梅里尔和褚慧菁则沉浸在我坚持寻找其姐姐西蒙的要求里,心中虽然万般疑惑,却也没有继续对我所谓的“第六感”提出质疑。
梅里尔最终拗不过内心生起的丝丝希望,试探性的询问我道:“苟蛋,你能大概知道,我姐姐藏身之处的方位吗?”
先前时候我嘴上功夫如铁打的一般分毫不让戴彦玲,内心深处实则正为该怎么劝说戴彦玲相信自己而感到头疼不已,此际得到梅里尔询问后,我的心眼便于片刻之间明亮了起来。
这小妮子总怀疑我的实力,那我找出西蒙学姐的真身,不就可以让其真正服从我认定的事实么。
打定主意后,我露出会心一笑道:“这个好说……”
我心中其实比戴彦玲更清楚让众多天骄这样大海捞针一样寻找西蒙的踪迹实则尤其困难,如若没有天时地利人和与之配合,白白花费所有人的力气都不一定能找见西蒙的半根毫毛。
在我不能露出自身实力的情况下,也便有了先前那般愚蠢的决定和做法。
当我望向一地的宝贝愣神片刻后,心中便想出一件绝佳妙计。
我急忙坐起身来拍拍屁股走向委屈的戴彦玲和寒玉身前,以歉然的语气对戴彦玲道:
“先前确实是我的过错,这样吧,你用信号弹将大伙召集回来,咱们再行从长计议……”
血脈
此话一出,不仅戴彦玲愣住,旁边的梅里尔和寒玉都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我:“什么意思?不找西蒙了?”
“找啊,用别的办法嘛,缕清缕清头绪,探测出她大概的藏身方位,也比这样没有目的探索合适嘛……”我无奈的耸耸肩,边把玩着手中的鱼肠剑边回应着戴彦玲等人。
戴彦玲对我这个摇摆不定的命令表示究极无语,恶狠狠道:“那你也要把所有宝贝发给他们……”
“发……发嘛……那肯定发……你也有份……哈哈哈哈……”我憨憨的笑着,以掩饰不久前刚才刚愎自用的尴尬。
戴彦玲作为校园内部顶尖的天骄,心中为得不到我的信任感到委屈落泪,但在重要时刻,自然能分清孰轻孰重,行动之间毫不拖泥带水,拿起信号弹就于片刻之间召唤回了所有探寻西蒙踪迹的队伍。
当众天骄回到溪谷深处以疑惑的神情盯着我时,我自然也不含糊,爽快的将一堆宝器随手丢给了他们。
什么七星龙渊剑啊,神农鼎啊,九彩夺魂刀啊……这些江湖成名千年的绝世武器在我手里就像大白菜似的,掷将出去潇洒得不知有多么的霸气无敌。
当然,那本“御风腾云”的轻功秘籍却依然被我悄悄留存于乾坤袋中,并未一起分发出去。
我深知这本秘籍对诸位学员的诱惑力,这种东西,还是应该留到需要用人之际的时候再拿将出来,届时才能发挥出它超常的妙用。
到得最后,除了寒玉,褚慧菁,戴彦玲和梅里尔之外,人人都得到了一件上好的神兵利器,众多天骄开心的合不拢嘴,抱着神器如同抱着刚泡到手的新媳妇一样,百般疼爱,万不敢让其受到分毫伤害。
众人有多么开心,就显现出寒玉等人有多么的落寞。
我略微有些尴尬的看了看梅里尔和寒玉等人,不觉囊中羞涩,再无先前半点豪放洒脱。
倒不是说因为乾坤袋里已经被扫劫一空,没有宝贝送与寒玉等人,而是因为乾坤袋里剩余宝贝的稀有程度已经达到了如若让天庭神仙知道都要仗着强势上来抢上一口的稀世珍宝。
把这样的玩意送给他们,能不能用倒还在其次,万一直接反噬其灵魂,我这送宝之人倒成了勾魂的阎王,好心做了坏事。
而且这大庭广众之下的,众多天骄也不是毫无眼力见儿的傻子,万一心生怨气,为这极不公平的分配而酝酿出邪恶情绪,同样得不偿失……
褚慧菁率先看出我的尴尬,空灵的声音轻声道:“你之前已经送过我玉笛,那玉笛比他们手中之物还要好上百倍,我就不要你送其他物什了……”
梅里尔和寒玉,戴彦玲三人见状,也急忙纷纷出声谦让道:“我们无功不受禄,不需要你送宝贝……”
与此同时,我才想起手中把玩的鱼肠剑还没分发出去,便直接一个甩掷到戴彦玲面前:“这把剑很适合你,你必须接着,君子一言嘛,我总不能一直被你说成是大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