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我在靖安司懸壺三十年 愛下-第710章:付出代價鑒賞

我在靖安司懸壺三十年
小說推薦我在靖安司懸壺三十年我在靖安司悬壶三十年
降三世明王遭受到了开天斧如此凶悍的一击,已然是身形剧烈地摇晃了起来,再也难以维持住方才那般睥睨天地的气势了。更准确的说,他是被漆黑意志所伤。那是要比他本身更为高阶的存在,哪怕他所代表着那个时代佛国的最强力量,也对此极为动心。
如果有办法能够将漆黑意志夺取过来,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那是让真王都极为激动的存在。不过,这倒是没有直接彻底击溃他。降三世明王不管怎么说,也是当年赫赫有名的存在。仅仅是这浓烈的一击,还不至于完全将他摧毁,叶平本身的实力也不够。
“你想要如何?不如现在就放我离去,我们彼此之间再也不出手,如何?”
降三世明王负手而立,此时的他也是心电急转,在想着办法能够脱困而出,“你刚才说的没错,本佛的确是不会发动解体大法,我也确实不舍得死去。但你又没有办法能够将我击杀,而把我留在你的神魂空间之中,也是个不稳定因素,随时有可能导致你反噬。”
叶平知道他所言非虚,自己若是想要将降三世明王彻底摧毁,以他现在的手段,是根本不可能办到的。但就这样把他给放走,对他来说那也是很不服气的。毕竟他恶心了自己这么长的时间,如果不能够出一口恶气,实在是让他很难做出这个决定。
与此同时,在发出刚刚的强势一击之后,漆黑之神的力量也似乎消耗殆尽。他的身影渐渐的虚无了起来,这一霎那,他好似恢复了自己的神智。隔空遥遥望向了叶平一眼,似乎是想要将他深深看在眼里。不过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讳莫如深地消失在了识海之上。
叶平的神格之魂在识海之上稳稳地屹立着,原本因为两个人的旷世大战而波涛汹涌的海面,渐渐地平息了起来。而神格之魂的周围,也再不是有着一道漆黑意志的气流环绕。取而代之的,是直接烙印镌刻在了他的神格之魂的表面上,出现了极多的神异符文,若隐若现。
见到漆黑之神消失,降三世明王也不禁长舒了一口气,可见刚刚带给了他多大的压力。
他淡淡地笑了起来,镇定自若地看着叶平,等待着他的选择。
沉默许久,叶平忽然间开口了,“降三世明王,你说你代表着佛国的最强力量,我看这基本上是吹牛。不说别人,燃灯真王当年进入佛国之中,不就说明他的实力要远胜于你?虽然你很强大,却似乎并不是多么的强横。就连燃灯真王点化的释迦牟尼,也必然强于你。”
“哼……你说的虽然没错,但不尽然。”降三世明王冷哼一声,却不再言语了。
他不知道叶平为何会忽然间有此询问,卖的又是什么关子。现在自己不愿意去解释这些,只想着能够离开叶平的神魂空间。自己的小命可以说是攥在了叶平的手里,他很不喜欢这样的谈话方式。而且他也压根再也不想见到叶平,对他只有无边的憎恨与愤怒。
叶平却笑了起来,他深深地看了降三世明王一眼,似乎是知道他的想法,就是尽快离开。他也没有理会明王的不耐烦,而是接着开口询问,“从我刚才的观察能够看的出来,你真正的立足之本,就是明王大手印。力量虽然强横,却应该不是你的真正压箱底招式……”
见到叶平如此说,降三世明王显得更加疑惑与不耐烦,“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很简单,那就是你要有所付出,才能够从我的神魂空间之中安然离开。”叶平笑了起来,他打了个响指,“你伤害了我这么久,没有点表示,也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这样吧,你把你的杀手锏传授给我,我就放你出去,从此两不相欠,如何?”
逆天大神
说着,叶平更撇了撇嘴,“不然的话,我是真不相信你是佛国的最强力量。”
降三世明王先是一愣,随后怒极反笑。他与叶平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不共戴天,生死之仇了。让自己给这样的人传授最强功法,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他活了无数岁月,叶平算是第一个敢和他这样做交易的人。如果是以前,恐怕早就一个手指头捏死了。
“哈哈哈哈,你个狡猾奸诈之辈,休要用激将法。本佛到底是不是当时佛国最强力量,不是你来评判的。而且我也把话放在这里了,你不让本佛出去也没关系,看我如何将你的神魂空间翻江倒海,让你片刻都得不到安宁。你就算是求我出去,我都不出去了!”
降三世明王是什么人?他可不是不辨是非的寻常人,而是高高在上的佛陀。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而是经历过无数事情的大成就者。既然他能够镇压的住大自在天,成为一个时代的力量象征,绝不会因为叶平的所谓不相信,就一股脑地把自己的底细全都说出去。
叶平见降三世明王居然盘膝坐在了识海之上,到是皱起了眉头。内心不禁开始腹议了起来,到底是谁说这些反派都很容易被欺骗的?如果这厮就这样留在自己的神魂空间,恐怕还真的有很大隐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到时候说不定要自己求爷爷告奶奶地求他出去了。
不过,叶平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他的诡计之多端,早就让地窟的生灵苦不堪言。
他心电急转,顿时冷笑了起来,将声音也拔高,“降三世明王,你不要不识抬举。记住,这不是我们之间的交易,而是你必须要付出的代价。你确定要留在我的神魂空间之中?我告诉你,我这个人向来只给人一次机会。一旦错过,可就真的没有了。”
降三世明王当真是不动如山,微微抬起眉眼,“哦?那本佛到是要看看,你打算怎么做?难道还想要召唤漆黑之神?不好意思,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而且,除非是你把他的本尊召唤出来,否则根本无法彻底抹杀我。更何况,那也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