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迷案追兇 愛下-第二章:莽夫展示

迷案追兇
小說推薦迷案追兇迷案追凶
电梯门缓缓打开,男人走进了电梯。
我朝他挥了挥手,笑着说道:“再见,黎叔叔。”
男人看着我,没有过多的反应和表情,只是朝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就按下了电梯的关门按钮。
电梯门缓缓关闭之后,我转身回到了病房。
师母已经办好了出院手续,一些的行李都准备完毕,我接过师母手中的包裹,笑着说道:“车在楼下,咱们走吧。”
打开车门,把行李放进后备箱,又扶着师父和师母坐进车里。
“新买的车?”沈若山坐在副驾驶,轻声问了我一句。
我系上安全带,缓缓发动汽车,笑着说道:“没有,还是前几年贷款买的那个,今天要接师父出院,特意刷的,怎么样,和新车一样,倍儿有面子吧,哈哈哈。”
“你要是把警车开过来接我,那才是有面子,那面子就太大了。”沈若山听完我的打趣,笑了笑,也向我打趣道。
我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他是生怕我把警车开过来。一是不能公车私用,二是沈若山一辈子低调惯了,不喜欢被别人关注着。
车子缓缓驶出医院的院门,朝着沈若山家的方向开去。
“刚刚那个男人,是黎梦的父亲吧。”我一边开车,一边沉声问了一句。
沈若山的表情非常严肃,目光紧紧盯着前方,淡淡说了一句:“没错,他就是黎梦的父亲,叫黎令枫,”
“看来我猜得没错。”我喃喃了一句。
沈若山忽然转头看了我一眼,紧接着目光又回到了前方,他沉声问我:“他和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他先是夸了我一顿,然后向我询问了一下黎梦的近况,言语中还透露着要把黎梦调离重案组,回到省厅做文职工作。”我认真地说道。
前方红灯亮起,我慢慢踩下刹车踏板,车子稳稳停住。
听完我的话,沈若山没有继续说什么,他的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事情。
“黎梦的年龄和我差不多,她父亲的年龄应该比你小,还没到退休的年龄,他为什么会提前退休呢?”我缓缓问道。
沈若山苦笑了一下,随后定了定神,对我讲起了黎令枫的事情。
“他确实没到退休的年龄,他今年才五十多岁,但是已经退休好几年了。他从警的时间也不少了,二十多年了。我们刚做警察的那段时间,治安还没有现在这么好,面对犯罪嫌疑人,我们真的是玩命。
刀剑神域 序列之争
他就是一个典型的拼命三郎,天不怕地不怕,什么时候都冲在第一个。
有一次我们在抓两个个涉枪的逃犯,他第一个就冲进去了,当时响了三枪,两名逃犯都被一枪击毙,但黎令枫也中枪了。
逃犯的那一枪从侧面打到了黎令枫的脊柱,不过这小子是真的命大,可能是太莽夫了,连阎王都不敢要他。
子弹虽然没有伤到黎令枫的脊柱神经,但却不偏不倚卡在了骨头里,取不出来。每次过安检,都有人拦着他不让过,闹出了不少笑话。
后来大家有意让他退到二线去工作,但是他死活不同意,就留在了一线,只是不参与危险的抓捕行动了。
随着他的年龄越来越大,从警以来又立过不少战功,省里就把他调到省厅去工作了,给他安排了一个闲职。
那段时间他抑郁了很久,就是气愤自己不能去一线打击犯罪,说是被省领导骗了。后来有不少领导轮流劝他,又给他安排了心理医生疏导。
前几年,他申请了提前退休,经任免机关批准,可以提前退休,并享受正常退休的待遇。
退休之后他也没闲着,见义勇为了好几次,还时常来局里看大家。但总这样也不是个事,他就自己开了一个武馆,请了几个老师,教学生散打和擒拿。他自己闲着没事也打打拳,钓钓鱼,退休生活还是不错的。
这不,去年我把刚回国的黎梦调到了专案组,帮助你们查案,没和他打招呼,给他惹生气了。不过也可以理解,因为他一辈子都在一线工作,知道一线工作的苦和危险,所以不想让子女受这份罪吧。
好在黎梦这丫头倒是挺要强的,和她爸一个样子,于是就一直留在了重案组工作。”
听完沈若山的话,我算是更加了解黎令枫这个人了。
怪不得黎梦的性格那么火爆,那么莽夫,刚来的时候像一个绿林好汉,原来是遗传啊。不过听完了黎令枫的事迹,我对他还是非常钦佩的。
“你们关系怎么样?”我定了定神,忽然问道。
沈若山犹豫了一下,他思前想后,沉声回答了一句:“我们的关系很复杂,不过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吧。”
“所以,你让我一直把黎梦带在身边,是不是也和他有关?”我缓缓问了一句。
沈若山转过头,看着我,眼神很是复杂。紧接着,他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是,也不是。”
我张开嘴巴,想继续问下去,但我想了想,还是没有问。
因为我了解沈若山,他想说的时候,会主动告诉我,不想说的时候,谁也问不出来。
“他说想把黎梦调回省厅工作……”我幽幽开口,话刚说到一半,就被沈若山打断了。
“放心吧,我是不会让黎梦离开重案组的。”沈若山的嘴角微微扬起,淡淡说了一句。
这本来是一句非常普通的话,但不知道为什么,从沈若山的嘴里说出来,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其中一定另有深意,而且这个深意是什么,只有沈若山自己知道。
车子一路行驶,驶进了沈若山居住的小区,停在了楼下。
我提着行李送师父和师母上楼,眼看着就是午饭的时间了,师母留我在家吃饭。
在我的记忆中,我已经好多年没有来师父家吃饭了,上一次吃师母做的饭还要追溯到四年前。
我本来想去厨房帮师母忙一忙,但沈若山立刻叫住了我,又拍了拍身边的沙发,发出了一个非常严肃的声音:“你过来,我有事情要和你聊一聊。”
听到沈若山如此严肃的声音,我瞬间就懵了。
这种熟悉的压迫感,让我回想起了自己刚刚进入刑警队的那段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