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從推進城到多元宇宙討論-第六百二十七章 異軍突起閲讀

從推進城到多元宇宙
小說推薦從推進城到多元宇宙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民事工作方面,白玉楼组建了庞大的秘书官团队,还有黑衣卫监督,并不需要他太费心。
一支3000名士兵组成的海军,操控着53艘海船,向吕宋群岛航行过去。
而白玉楼则在船上继续着研究工作,同时教导大批的学生。
6月14日。
黑潮海峡南部。
他们抵达了第一个目标, 这是一个小岛,也是一个活火山的火山口。
“登陆!”
“遵命。”
船只迅速靠岸,岛屿不大,就是十几平方公里,完全就是露出海面的火山口。
白玉楼带着秘书官、学生,踏上了火山口。
众人虽然没有看到滚烫发红的岩浆, 但是却感受到地下惊人的能量。
这种热能在这个世界被称为“地煞火”, 修炼者是没有办法直接吸收的,强行吸收地热能, 轻则体内真气混乱,重则烈火焚身而死。
白玉楼身上的电磁场散发开来,感受着脚下火山的能量脉动、地质结构、元素组成。
然后他大手一抓,脚底下顿时出现一道裂缝,笔直的裂缝直接抵达8867米的地下,那里就是岩浆房的上侧边缘。
而秘书官和学生门,则目不转睛地盯着白玉楼,感受着磁场转动的运行规则。
“借热冶金。”
白玉楼双手凝聚的磁场迅速突变,然后借助岩浆房之中的庞大热能,这个活火山的岩浆房,储存的热能不下于3000亿吨当量。
他本身的能量不足以大规模提炼物质,却不代表不能借助自然伟力。
顿时岩浆之中、周围岩层之中,各种元素被抽离出来,然后塑造出白玉楼需要的地热发电机、能量储存器、能量转换器之类的东西。
仅仅不到十几分钟, 一個发电功率200万兆瓦的地热发电站, 就深深扎入火山的岩浆房之中, 将其能量源源不断抽上来。
而之所以是200万兆瓦的功率, 那是白玉楼根据火山岩浆房的能量积蓄速度计算出来的。
火山要爆发, 它们的岩浆房必须积蓄到足够的能量,如果能量没有到达临界点,通常是不会爆发的。
而白玉楼建设地热发电站,一方面是利用地热能,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压制火山爆发,只要让岩浆房的能量永远达不到临界点,那火山爆发的概率就会下降99%。
白玉楼转过头吩咐道:“按照我之前给你们的任务,都行动起来。”
“是。”
众人带着士兵,开始建设港口、要塞、铺设电网、建设生产工厂之类。
而他们都使用磁场转动的前置功法——电流推动,一点点手搓出这些东西。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通过不断使用电流推动,他们会形成肌肉记忆,同时不断理解科学武道的运行规则。
白玉楼还让他们每天进行经验总结,进行小组交流,免得闭门造车。
在这种氛围下,这些人的进步非常快,加上充足的电转灵气,可以不用压榨身体的生命灵气,进步自然突飞猛进。
这就好比练枪法,十天一颗子弹, 一天十颗子弹, 而且前者只能用自己的枪,后者则是用各种训练枪。
或许用自己的枪,会因为熟悉的原因,提升一点契合度。
但是量大管饱的子弹,已经可以普及的枪械,可以批量制造精锐,然后再从精锐之中筛选出神枪手。
人革联是走规模化、标准化的,培养出一两个绝世高手有什么用?我瞬间培训出几十万标准化精锐,用人数碾压。
拜月教主、独孤剑圣等人是非常厉害,但他们挡得住几十万人革联精锐士兵吗?
在天灾战甲和其他武器的辅助下,加上储备了大量真气的能量储存器,天灾战士已经不亚于人间界中的顶级武道高手。
修仙者、修炼者虽然厉害,也做不到一剑秒杀顶级武道高手的程度。
半个月后。
白玉楼检验了众人修炼成果,发现其中十几人的实力,已经突破到电流推动1万匹的程度。
“不错,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你们可以突破到电流推动1万匹的程度,已经可以和一般的妖魔鬼怪和修炼者对抗了。”
达到电流推动1万匹的人,实力获得白玉楼的肯定,都露出兴奋不已的神色。
白玉楼继续说道:“不要骄傲,你们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等你们什么时候达到5万匹,就可以考虑进修磁场转动,冲击武神之境。”
“多谢老师提点。”
“多谢大帅栽培。”
白玉楼摇了摇头:“别先感谢我,如果他日你们忘记了大同科道,我会亲自收回你们的一切。”
众人心中都感受到白玉楼言语中的坚决,就宛如磐石一般难以撼动,他们没有怀疑白玉楼的决心。
“我等绝不辜负大同之道。”
白玉楼看向其中实力最高的苏笛:“苏笛,我任命你为吕宋总督,你的实力已经可以打造地热发电站了,接下来的航程,我会指导你。”
“定不负老师的教导。”苏笛大喜。
留下100人驻守这个岛屿,船队继续南下。
然后他们就在吕宋岛的南部,找到了马荣火山,这个火山规模更加庞大。
白玉楼亲自指导众人建设地热发电站,同时派兵征服整个吕宋大岛。
这个岛除了十几万原住民,还有几千从大宋移民过来的人,不少都是闽粤地区过来的。
白玉楼将吕宋总督区的总部,设立在马荣火山附近,建立马荣城。
到了8月3日。
力场发生器终于研发成功,这个力场发生器的成功,还衍生出另一个技术。
那就是飞船技术。
因为力场发生器不仅仅可以抵挡攻击,还可以制造出反重力场,让飞船可以漂浮在半空中。
白玉楼带着一帮秘书官、学生,建造了15艘飞船,其中10艘是1000吨级的运输船,5艘是1000吨级的战舰。
飞船不仅仅可以利用反重力场漂浮,还可以利用防御力场减少空气阻力,让飞船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800公里左右。
9月11日。
白玉楼带着3艘飞行战舰、5艘飞行运输船,返回了基隆城。
当飞船出现在基隆上空时,那些被带过来基隆的民众们,迅速欢呼起来,内部凝聚力进一步加强。
流求岛的总督李小亮等人,被白玉楼叫到会议厅。
“小亮,这一次我从吕宋带回了1万原住民,你尽快安排他们开荒和工作。”
李小亮点了点头:“没问题,不过大帅,泉州的宋军似乎发现了我们在澎湖的据点。”
“我已经知道了,这一次回来,就是为了解决他们。”白玉楼指着一侧的沙盘,将闽地、岭南、琼州都划入攻占行列之中。
而众人并没有担忧,反而变得更加兴奋起来。
……
崇宁5年,9月15日。
全面列装天灾战甲的流求兵团,除了一千人留守流求岛,剩下的四千兵力,全部登上飞空舰队。
泉州。
谷薙
这里是大宋重点经营的外贸港口,自然不会没有水师驻守。
泉州水师的参将黄信,正在写汇报公文,准备向朝廷汇报余杭海寇的事情。
突然他听到外面营地中,有大声喧哗的情况,脸色不悦的说道:“外面何事?”
门口的亲兵,屁滚尿流的扑了进来:“将军!有妖人……在天上……”
黄信眉头一皱:“妖人?难道又是什么山野精怪?取本将的桃木剑来!”
“是。”
由于这个世界有妖魔鬼怪,作为人间王朝的大宋,自然有和妖魔鬼怪交手的案例。
甚至还设有六扇门、神候府,加上大宋皇帝和道门关系不错,招募了不少道门高手。
此时泉州水师之中,就有五个被招安的武林高手、一个道士和一个大和尚。
当黄信带人出来的时候,那些高手们到了。
只是面对漂浮在半空中的飞空舰队,他们都感到非常棘手。
不过很快他们不用烦恼了。
其中2艘运输船上的天灾战士,操控着飞行滑板,迅速从船舱两侧飞出,冲向一片混乱的泉州水师。
“这么多剑仙?”大和尚脸色凝重。
上百名穿着黑色天灾战甲的天灾战士,将他们包围起来。
黄信硬着头皮喊道:“各位,你们都是修行之人,蜀山剑派、龙虎山、青城派、昆仑派、峨嵋派、琼华派、少林派、五台山等正道、可是和朝廷有盟约的,朝廷不干涉你们修行界,伱们也不能插手世俗之事,为何今日来势汹汹?”
“阿尼陀佛,贫僧无心有礼了,敢问道友仙门何处?”大和尚双手合十。
白玉楼从后面走过来:“酒肉和尚,当杀。”
话音刚落,一颗大光头掉在地上。
这些被大宋招募的高手,可不是什么信男善女,吃喝嫖赌还是小问题,关键是草菅人命。
“吃人妖道,当杀!”
“你敢!我可是……”那道人脸色大变:“啊啊啊……”
秘书官操控着铁砂,让其仿佛处于千刀万剐之中。
“兄弟们,一起上!”
那几个武林高手面露凶狠,挥舞着武器冲过来。
“劫道杀人、淫辱妇女、助纣为虐,当杀!”
砰砰砰……十几颗铁钉从电磁步枪中喷射出来,顿时五名武道高手身上出现好几个血洞。
他们死不瞑目的倒下,而那个妖道也被铁砂磨得只剩下一副白骨。
白玉楼随手一挥,恐怖的磁场之力,顿时将这些人的灵魂打得魂飞魄散,让他们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他们不配。
已经被吓尿的参将黄信,直接膝盖一软,伏倒在地上:“上仙饶命,小人愿向贵派捐献白银千两……不!是每年白银千两。”
可白玉楼却古井无波的看着他:“敲诈勒索,勾结海盗,侵占民田,杀良冒功,草菅人命,汝之罪罄竹难书,上路吧!”
“不!啊啊……”
骑着恐龙在末世
铁砂磨体,仿佛千刀万剐。
顷刻间,又是一具森森白骨。
白玉楼吩咐道:“一营控制泉州水师,二营、三营随我攻占泉州城。”
“是。”
泉州的宋军根本扛不住天灾战士的打击,两个小时后,泉州和附近的两个镇,被彻底拿下。
白玉楼随即宣布展开大清洗。
先从俘虏的宋军开始,几百宋军军官人头落地,三千多人被编入赎罪营,然后挑选出五千名适合当兵的青壮,剩下的老弱病残编入后勤营。
然后清洗泉州城中的地痞流氓、宋朝官吏、恶绅豪强。
一时间,杀得人头滚滚。
就算是没有恶行的地主和商人,也被强制迁移到流求岛、吕宋岛,彻底打散了大族。
而亩斤税、分土地、免徭役的三板斧,直接摧毁了泉州普通百姓的抵抗心理。
借助这个机会,白玉楼迅速扩招了1万新兵,然后向漳州、潮州、番禺等沿海地区迅速推过去。
不到一个月时间,人革联就席卷了闽地、岭南、琼州。
而此时,在开封的宋朝中枢,才收到南方的八百里加急汇报。
道君皇帝赵佶,听完枢密使童贯的汇报,脸色涨红的咆哮道:
“岂有此理!岭南、东南各路守将是废物吗?竟让髡贼一月之间攻陷?”
童贯连忙解释道:“官家息怒,髡贼之中有大批修行者和飞舟,不全是守将无能。”
怒火中烧的赵佶,继续咆哮道:“太祖太宗与正道早就约法三章,仙俗互不侵犯,这些修行者助纣为虐,立刻让正道盟的人上朝。”
“遵命。”
而童贯、高俅、蔡京等人,则默不作声。
不一会,代表蜀山剑派、道门、沙门的三名修行者,出现在大殿上,他们其实也通过各地行走的门人,知道了南方的事情。
“贫道张薄参见陛下。”
“贫道谷神参见陛下。”
“贫僧无色参见陛下。”
赵佶虽然怒气难消,却知道现在不适合得罪这些修行者,他冷淡的说道:“诸位仙长已知道闽地和岭南之事了,髡贼的那些修行者,是何来历?”
“陛下!我正道盟的道牒之中,并没有这些修行者的踪迹,恐怕是中土之外的修行者。”掌管天下正道修行者档案的龙虎山代表张薄迅速回道。
其实他们修行界,也被这一次突如其来的情况,打得措手不及。
因为白玉楼可不管什么门派,只要有作奸犯科的恶行,那就等死吧!
闽地和岭南中的修行者,被他杀了一大批,特别是沙门的人,直接灭门的都有二十几处。
这种情况下,正道盟自然感到不安。
赵佶直接将事情推给正道盟:“既然不是中土门派,那就请尔等修行之人出手,将其逐出中土;然后朝廷自会派兵剿灭这些髡贼。”
蜀山剑派的代表谷神想了想,最后还是答应下来:“既然是外域门派,我蜀山义不容辞。”
毕竟这确实关系到他们的很多利益。
各个修行门派动辄几千门人,而作为修行者,他们必须脱产才可以修行,加上各种天材地宝的消耗。
如果没有世俗王朝的支持,很快会被其他门派取而代之。
比如蜀山剑派,在魏晋南北朝期间,就被梁武帝强迫修建佛塔,那个佛塔就是后来的锁妖塔。
这也是修行门派不愿意轻易与世俗王朝为敌的原因之一,毕竟世俗王朝要是死磕一个门派,还是可以让那个门派迅速衰落的。
而且外域修行者的大批进入,对于中原的修行门派而言,也是一种巨大的威胁。
资源就那么多,人多了就会不够分。
修行者也是避不开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