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邪祟降臨:以武道鎮壓一切 txt-第七十一章 吳甚的親戚讀書

邪祟降臨:以武道鎮壓一切
小說推薦邪祟降臨:以武道鎮壓一切邪祟降临:以武道镇压一切
邪祟能被核爆消灭,但是也仅限于被核弹正面击中。
核爆后的核辐射,那可就说不好了。
万一邪祟不怕核辐射,然后又占据了白鹰联邦,或者其他拥有核武器的国家。
接下来玩命发核武的话……
众人想都不敢想。
“我同意将灵修的消息告诉白鹰联邦。”胖子当即甩了甩头,连忙说道。
其他人也是如此。
不过这时候夏平却笑道:“放心,在对付邪祟这件事上,所有人类肯定高度团结,不过他们白鹰联邦也不可能白得到我们的消息。”
众人闻言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按照夏国一项不吃亏的惯例,白鹰联邦想从夏国这里得到有用的消息,肯定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各位,这件事我马上就要去跟大首席汇报一下。”夏平当即说道,然后就准备往门外走。
不过,他走着走着,忽然停了下来,又转身往回走。
然后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夏平从明道手里拿过一叠厚厚的符纸,然后交到吴甚手上,嘿嘿笑道:“吴甚,你刚才那个符纸,抽空帮我画个百八十张的啊。”
这帮老官油条子,果然脸皮厚。
“哎,家里一帮亲戚朋友,不能不管啊。”夏平故作叹息道。
其他人瞬间目光大亮。
对啊,人活在世上,谁没有亲戚朋友的。以后邪祟横行,总不能看着自己的亲戚朋友被邪祟害死吧?
“甚哥,还有我,还有我,我最近每天都愁得睡不着,就怕家里老父老母被邪祟害死。”胖子也是跳了起来,从明道手里抢过一把符纸,然后舔着脸塞到了吴甚手里。
吴甚看了看其他人,发现众人也都是一脸期待的目光。
“这个没问题。”吴甚笑着说道,将符纸放在桌上,然后目光一凝,在指尖凝聚起一缕武道意志。
这一次吴甚全力施为,比刚才做修道天赋测试时凝聚的武道意志还要纯粹、庞大。
只见吴甚指尖凝聚的武道意志足足有三寸多长,好似电芒在吞吐,然后吴甚直接以手为笔,在厚厚的符纸上慢慢画了一横。
三寸多长的武道意志将所有符纸全部贯穿,所以吴甚只写了一遍,便完成了“批量”生产。
但是,伴随着这一横化出,吴甚明显感觉自己的脑域微微一滞,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忍不住摇了摇头。
旁边众人见状顿时一惊,连忙问道:“吴甚,怎么了?”
“没什么,看来即便是我,也不能无限制的制作符纸。”吴甚叹息道,心中暗道:“世间万物都有其规律,这一叠符纸保守估计都有三百张,我一次性画三百张符纸,压力大也是正常的。”
“来试试看,也不知道这么批量生产行不行。”吴甚笑着从符纸最底下抽出一张符纸,递给明道,然后笑道:“如果最下面的这张符纸也有用,就没问题。”
明道点头,然后身形一闪,躲到吴甚身后,悄然一掌朝着那张符纸拍去。
霎时间,一个凌厉的枪影破纸而出。
“果然可以!”明道忍不住惊喜道。
这一张符纸,就可以消灭一头三阶邪祟了。
最关键的是,吴甚可以瞬间制作数百张这种符纸啊。
虽然制作符纸对吴甚也有负担,但是只要不是频繁的制作,问题肯定是不大的。
“吴甚,如果这些符纸给我们的探员,还有驱魔人,我们消灭邪祟的速度肯定会大幅提高啊。”夏平也是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顿时目光大亮。
吴甚也是笑着点头。
他自己估算了一下,如果自己全力施为,在自己能够承受的负担范围内,每天估计可以画一千张这种符纸。
这数量,还是非常可观的。
“这里的符纸,你们每个人先领五十张走吧,等我休息半天,我再来制作一批。”吴甚说道。
众人闻言顿时又惊又喜。
人都是有亲戚朋友的,现在京都邪祟横行,能有这种符纸护佑亲人,那是再好不过了。
众人领了符纸之后,都是满心欢喜离开了。
夏平跟吴甚简单交流了几句,便上楼找大首席商议事情去了。
而孙青跟胖子则打算跟着明道继续修习道法,而吴甚这边则是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吴甚看到来电显示的一瞬间,顿时面色微变——电话是父母打过来的。
“爸妈给我打电话?出事了?”吴甚连忙接通电话,顿时听到了爸妈焦急的声音。
“阿甚,你现在在京都么?”吴甚的父亲急忙说道,“家里出事了,你二伯好像被邪祟上身了。”
“嗯?”吴甚眉头顿时一皱,眼底甚至闪烁着阵阵冷意。
因为前世的时候,他家被二伯、四叔家可坑惨了。
騎着恐龍在末世 皮皮唐
前世吴甚的家乡——野泽县,在爆发了一次邪祟大潮后,出现了一头七阶的王级邪祟,将野泽县的西北郊化为了鬼蜮。
最终,野泽县官方只能带领民众进行转移。
但是那时候社会治安早已混乱,粮食、能源都极度匮乏。在转移过程中,自己这位二伯竟然在四叔吴平德的窜说下,带着人抢夺了吴甚家的食物!
本来吴甚复活之后就要去弄死这两个家伙的,但是一考虑到现在社会治安还没有彻底混乱,自己去杀人容易惹麻烦,所以暂时就没动手。
多多良与狮道
现在他自己被邪祟盯上了,吴甚差点没笑出声来。
“爸,我现在在京都啊,一时半会儿赶不回去。”吴甚故作叹息道。
电话那边吴父顿时急了,连忙说道:“阿甚,你二伯平时虽然为人不怎么样,但罪不至死,而且他毕竟是你长辈,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吴父跟吴甚的二伯吴勤毕竟是亲兄弟,而且吴勤虽然坏,但是这一世也没还伤害到吴甚一家呢。
所以吴甚的父亲吴明轩还是顾念兄弟之情的。
“吴甚,外面什么事情都可以缓一缓,你二伯他估计撑不了多久,你赶紧回来。”吴父又道。
吴甚闻言心中叹息,知道自己的父亲肯定不会见死不救,便只能答应道:“那好吧,不过我从京都回去时间肯定不会短,最起码要两天,我可不敢保证我回到家他还没事。”
河神之恋
“这……你坐飞机回来,这样时间会快点。”吴父那边犹豫了一下,便说道。
“那也不一定能买到机票啊。”吴甚嘀咕了一句。
“你这臭小子,是不是不想回来救你二伯!”吴父火了,当即发怒道,“别拎不起,吴勤他是你二伯,这时候不是闹矛盾的时候。”
“好吧好吧,我坐飞机回去。”面对吴父的怒火,吴甚只能投降。
其实以吴甚现在的地位,大可直接让夏平安排一架专机,两个小时后就可以回到野泽县了。
不过吴甚根本不想回去救自己那位二伯,所以自然不会这么积极。
但是吴甚不积极,不代表其他人不积极啊。
在得知吴甚要回野泽县的消息后,夏平顿时一愣,连道:“吴甚,现在京都形势不稳,不最好不要离开吧。”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迷案追兇 愛下-第二章:莽夫展示

迷案追兇
小說推薦迷案追兇迷案追凶
电梯门缓缓打开,男人走进了电梯。
我朝他挥了挥手,笑着说道:“再见,黎叔叔。”
男人看着我,没有过多的反应和表情,只是朝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就按下了电梯的关门按钮。
电梯门缓缓关闭之后,我转身回到了病房。
师母已经办好了出院手续,一些的行李都准备完毕,我接过师母手中的包裹,笑着说道:“车在楼下,咱们走吧。”
打开车门,把行李放进后备箱,又扶着师父和师母坐进车里。
“新买的车?”沈若山坐在副驾驶,轻声问了我一句。
我系上安全带,缓缓发动汽车,笑着说道:“没有,还是前几年贷款买的那个,今天要接师父出院,特意刷的,怎么样,和新车一样,倍儿有面子吧,哈哈哈。”
“你要是把警车开过来接我,那才是有面子,那面子就太大了。”沈若山听完我的打趣,笑了笑,也向我打趣道。
我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他是生怕我把警车开过来。一是不能公车私用,二是沈若山一辈子低调惯了,不喜欢被别人关注着。
车子缓缓驶出医院的院门,朝着沈若山家的方向开去。
“刚刚那个男人,是黎梦的父亲吧。”我一边开车,一边沉声问了一句。
沈若山的表情非常严肃,目光紧紧盯着前方,淡淡说了一句:“没错,他就是黎梦的父亲,叫黎令枫,”
“看来我猜得没错。”我喃喃了一句。
沈若山忽然转头看了我一眼,紧接着目光又回到了前方,他沉声问我:“他和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他先是夸了我一顿,然后向我询问了一下黎梦的近况,言语中还透露着要把黎梦调离重案组,回到省厅做文职工作。”我认真地说道。
前方红灯亮起,我慢慢踩下刹车踏板,车子稳稳停住。
听完我的话,沈若山没有继续说什么,他的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事情。
“黎梦的年龄和我差不多,她父亲的年龄应该比你小,还没到退休的年龄,他为什么会提前退休呢?”我缓缓问道。
沈若山苦笑了一下,随后定了定神,对我讲起了黎令枫的事情。
“他确实没到退休的年龄,他今年才五十多岁,但是已经退休好几年了。他从警的时间也不少了,二十多年了。我们刚做警察的那段时间,治安还没有现在这么好,面对犯罪嫌疑人,我们真的是玩命。
刀剑神域 序列之争
他就是一个典型的拼命三郎,天不怕地不怕,什么时候都冲在第一个。
有一次我们在抓两个个涉枪的逃犯,他第一个就冲进去了,当时响了三枪,两名逃犯都被一枪击毙,但黎令枫也中枪了。
逃犯的那一枪从侧面打到了黎令枫的脊柱,不过这小子是真的命大,可能是太莽夫了,连阎王都不敢要他。
子弹虽然没有伤到黎令枫的脊柱神经,但却不偏不倚卡在了骨头里,取不出来。每次过安检,都有人拦着他不让过,闹出了不少笑话。
后来大家有意让他退到二线去工作,但是他死活不同意,就留在了一线,只是不参与危险的抓捕行动了。
随着他的年龄越来越大,从警以来又立过不少战功,省里就把他调到省厅去工作了,给他安排了一个闲职。
那段时间他抑郁了很久,就是气愤自己不能去一线打击犯罪,说是被省领导骗了。后来有不少领导轮流劝他,又给他安排了心理医生疏导。
前几年,他申请了提前退休,经任免机关批准,可以提前退休,并享受正常退休的待遇。
退休之后他也没闲着,见义勇为了好几次,还时常来局里看大家。但总这样也不是个事,他就自己开了一个武馆,请了几个老师,教学生散打和擒拿。他自己闲着没事也打打拳,钓钓鱼,退休生活还是不错的。
这不,去年我把刚回国的黎梦调到了专案组,帮助你们查案,没和他打招呼,给他惹生气了。不过也可以理解,因为他一辈子都在一线工作,知道一线工作的苦和危险,所以不想让子女受这份罪吧。
好在黎梦这丫头倒是挺要强的,和她爸一个样子,于是就一直留在了重案组工作。”
听完沈若山的话,我算是更加了解黎令枫这个人了。
怪不得黎梦的性格那么火爆,那么莽夫,刚来的时候像一个绿林好汉,原来是遗传啊。不过听完了黎令枫的事迹,我对他还是非常钦佩的。
“你们关系怎么样?”我定了定神,忽然问道。
沈若山犹豫了一下,他思前想后,沉声回答了一句:“我们的关系很复杂,不过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吧。”
“所以,你让我一直把黎梦带在身边,是不是也和他有关?”我缓缓问了一句。
沈若山转过头,看着我,眼神很是复杂。紧接着,他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是,也不是。”
我张开嘴巴,想继续问下去,但我想了想,还是没有问。
因为我了解沈若山,他想说的时候,会主动告诉我,不想说的时候,谁也问不出来。
“他说想把黎梦调回省厅工作……”我幽幽开口,话刚说到一半,就被沈若山打断了。
“放心吧,我是不会让黎梦离开重案组的。”沈若山的嘴角微微扬起,淡淡说了一句。
这本来是一句非常普通的话,但不知道为什么,从沈若山的嘴里说出来,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其中一定另有深意,而且这个深意是什么,只有沈若山自己知道。
车子一路行驶,驶进了沈若山居住的小区,停在了楼下。
我提着行李送师父和师母上楼,眼看着就是午饭的时间了,师母留我在家吃饭。
在我的记忆中,我已经好多年没有来师父家吃饭了,上一次吃师母做的饭还要追溯到四年前。
我本来想去厨房帮师母忙一忙,但沈若山立刻叫住了我,又拍了拍身边的沙发,发出了一个非常严肃的声音:“你过来,我有事情要和你聊一聊。”
听到沈若山如此严肃的声音,我瞬间就懵了。
这种熟悉的压迫感,让我回想起了自己刚刚进入刑警队的那段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