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長白樹 清幽格雅-第六十五章.畫符閲讀

長白樹
小說推薦長白樹长白树
回到住所苏豆打开了棠悠悠留下的东西信上写道“苏豆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和老师出去历练了你不用担心有老师陪着我呢,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注意保护好自己,注意休息你现在在公会里总得学点什么所以学习画符吧,成为一个符师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也可以不用学那么也没什么了,我留给你的那一本笔记是我这么多年以来自己写的里面有画符的技巧与讲解里面很多东西都是藏书阁公开的,我只不过做了一些整理和加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反正不记得想我____你的悠悠姐”
苏豆拿起旁边的笔记打开里面的东西让苏豆迟到一会儿因为完全看不懂,虽然有一些解说,但是还是有奇形怪状的文字和一些完全摸不着头脑的符号,想着还是先从基础研究吧,藏书阁可能会有一些。
苏豆独自坐在角落桌子上摆了一大堆关于符师的书看了一天才明白了一些苏豆拿出一张纸在上面照着书里的一画然后试着催动灵力把点燃结果符纸被点燃了但一点作用都没有。
“你想要学习画符吗?小家伙”一只手拿起了苏豆面前的书说道,苏豆抬头望去一个眼前出现的是一个十妩媚的女子,鲜艳的红唇十分完美的身材嘴角长了一颗食痣,穿着秀丽的红衣,苏豆在愈江公会之前都没有见过她。
“你是谁?”
那女子说道“我只是暂时管理藏书阁而已,不过你可以称呼我为沐竹”
麗 寶 樂園 死亡
“哦”苏豆并不是理会她还是继续浏览着符的用法沐竹见自己被无视了于是继续说到“你想要成为一个符师的话我可以教你”
“会有这么好心吗,那对你有什么好处?”
沐竹气愤道“你把我想成什么了”
于是沐竹拿出了一张符纸说道“你以为把上面单纯的图案画上去就有用了吗?你得先把灵力运用到文字和图案之中,有点相当于把一个法术给缩小后压缩在符纸当中,既要把握灵力的程度还要保持对这个符纸的控制”
苏豆看着眼前的沐竹看来她符师还是有一定理解能力的,虽然并不怎么好意思向她请教但是现在除了她好像也找不到其他的妖了。
苏豆态度放端正问道“怎么才能控制灵力的程度?”
于是沐竹就这样教了苏豆整整一天确实让苏豆学到了特别多的东西,更不经的让苏豆好奇她的身份其中有几次想套她的话但是什么也没问出来。
回到了住所苏豆再一次的尝试起来起笔轻轻的画下去再注入灵力半天才画好一张,但是一使用就报废无用的,废纸堆了一大堆。
平日你特别爱修炼苏豆今天却一点心情都没有了,平时看见棠悠悠拿起笔就随手画一下,一张符就成了虽然知道的这是一件非常难的事但是并不想一点长进都没有于是苏豆决定了,闭门苦苦练习苏豆准备了十大箱空白符纸,每一箱算下来就有几万张苏豆用了两棵外显阶妖兽才换来的。
就这样子苏豆待在了自己的住所紧闭着门过去了十天,门外是兮诺和安雨知道苏豆十天没有出门十分的担心,安雨敲着门道“苏豆你把门打开”然而并没有回应。
过了好一半天苏豆才缓缓的说道“我还要忙”
安雨道“你小子是画魔怔的吧?”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
推开房门进去一看安雨顿时傻了地上全是被画废了的符纸还有几罐被用空的水墨罐子十箱符纸被用的只剩一箱多了但是看苏豆的样子好像一张都没有画成功。
兮诺蹲下身子收拾着地上的符纸而安雨则是拉起还在用笔画个不停的苏豆,头发凌乱眼神漂浮不定的这是十天都没有打理自己了吧,安雨问道“你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
苏豆过了好一会儿才问到“春儿和王语呢?”
“他们出任务去了,你可别扯开话题你认为悠悠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
“可是我的步骤明明一点都没有错,为什么这个符纸他就是用不了”
兮诺在捡地上的符纸时发现苏豆的符存在着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于是拿出一张问道“苏豆你和悠悠的符纸比起来的为什么你会多出这么多符号?”
苏豆有一点不敢相信于是兮诺拿出了棠悠悠的一张符递给了苏豆,一对比才发现苏豆的多出好几个符号这时候才猛然的想起来。
从头到尾苏豆一直按照在藏书阁遇见那个叫沐竹说的样子画符而忽略了一点,棠悠悠才是最可信的虽然看不懂但是也总比随便相信一个不认识的妖说的话好。
难怪期间自己怎么做都没有用问过云迁但是云迁那个时代根本不存在符师,所以光靠自己埋头苦干却不知道自己被耍了。
莫知君 小說
少年歌行:风花雪月篇
苏豆再次拿起笔回忆着棠悠悠笔记上那一些符号画完之后一伸手催动符纸,瞬间就炸开了虽然威力很小但是成功了,安雨看苏豆成功了说道“没想到用了十天你就成功了,当初悠悠可是花了好几个月但是没你这么拼。”
苏豆赶忙捡着地上的符纸说道“兮诺我自己来吧,毕竟是我弄的。”
“没关系的”
苏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着迷,给苏豆的感觉就是越难的东西越想做到“实在抱歉,让大家担心的”
安雨一边捡着符纸一边道“下次别这样了,你是不知道给兮诺担心坏了,明明炼丹就很辛苦了她还要每天都在看你,结果你倒好给人家挡在门外十天了”
苏豆看着兮诺愧疚的说道“抱歉兮诺”
忙活了许久,终于把东西给收拾完了兮诺让苏豆坐着兮诺拿出了一把梳子说是要给苏豆打理一下,兮诺给苏豆梳着头发,安雨则是问道“你接下来还要画符吗?”
“画符还是会的,不过会安排好时间的”
兮诺问道“苏豆是被谁误导的吗?”
“差不多吧”
安雨气愤道“是谁?”
苏豆迟疑了一会儿道“不怪她应该就怪我,我如果不去相信她又怎么会骗得了我,当时我就应该考虑到这一点”
安雨回道“在公会里除了我们几个,其他的妖你都得防着”
“嗯嗯”
在所有东西弄完之后苏豆送走了兮诺和安雨这一次苏豆不再选择盲目的去画,而是先看悠悠的笔记这可能会更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