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竊玉奇緣 愛下-195.再闖三角區鑒賞

竊玉奇緣
小說推薦竊玉奇緣窃玉奇缘
走了大概两三分钟,前面终于出现了机场的轮廓,后面的车也没有再加大油门跟过来。
估计他们也知道在机场不好动手,主动放弃了。
车子停在候机厅门口,我俩下来,再次向司机师傅道谢,让他回去小心一些,司机师傅说,他走小路回去,不走原路。
我们这才跟他挥手道别。
我们赶到中缅街的时候是下午的五点半。
我让文四强在车上等我,有特殊情况我会呼他。
该给文四强买一部手机,这样就方便多了。
我进屋的时候波刚还在原来的位置上坐着,他穿一身老缅传统服装,绑着头巾,肥大的身躯把藤椅挤的满满的。
如果这样看,他哪里像一个杀人魔王,分明就是一个异国老者。
可惜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异国老者,满脑子都是杀人越货,满脑子都金钱和利益。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说:“康公那狗日的手眼通天,我们都被摆了一道,他捐助了那么多,摇身一变成了缅国的英雄,倒是我们,里外不是人,还加了一个办事不利的恶名。现在把老子的军权都给缴了,只是政府部门一个顾问,他妈的以后老子还打游击,把天捅个窟窿,看他们再不把老子当事!”
波刚的确是一个草莽,用冲动解决问题,不走脑子。这次虽然是我们利用了他,他如果运用的好,从中得到的好处一辈子都吃不完,怎么就给弄砸了。
我看着他,问:“你有什么打算?”
波刚:“我还有啥打算,赶紧启动咱们的生意,我这里玩组建军队,需要一大笔钱,你得给我解决!”
这他妈是啥理论,他组建军队,我给他解决,这就是赤裸裸的强盗理论。
我说:“现在康公回来,他能放过我?正死死的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我们现在碰这个就是死路一条!”
波刚:“老子手里只有这个东西,不变现等着它长毛啊?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得给我搞掉,要不你的命你大小老婆的命都别想要。”
这他妈的是吃定我了,还动不动拿她们说事儿,这是我的软肋,死穴,一碰一个准。
我说:“反正不太好办,我给你出个招,现在这边原石生意很好做,国内成品需求量很大,你只要搞到原石,有多少我帮你卖多少,义务都行,一分钱不拿你的。”
波刚:“原石?老子哪去找原石?除非去抢!”
原石是生意,是买卖,需要投资,他倒好,直接抢。
我苦笑,跟这种人打交道,根本没道理讲。
波刚:“我还要回去,我说的事你抓紧,这两天会有人跟你联系!”
我说:“我说的事你也要考虑,你在那边,肯定有渠道搞到石头,只要品质好,这点钱真不是问题,有阳光大道你不走,为什么要担着杀头的风险去走羊肠小道呢?”
他说:“我考虑考虑吧,总之尽快帮我挣钱!”
说完他起身,我赶紧告辞,跟这样的人打交道就是在刀尖上添血,越早离开越好。
我出门上了车,跟文四强说:“回大世界。”
文四强一句话不说,开上车就走。
我坐在车里有点犯愁,太子爷那里还没搞定,他老子放回来了,本来可以缓解一下波刚的压力,这下倒好,直接来了一个层层加码,让人喘不过气。
得找到一个突破口,把这个连环局破掉,否则他们三个人就像绞盘一样,活活得把我绞死。
我回到办公室,兰雅问我:“不太好?看你面色凝重的样子。”
我说:“是的,波刚手里有D品,就得通过我们变现,否则就要动我的家人!我给他出主意让他供应我们原石,这样一举两得,并且不违法,你猜怎么说,他说他没有原石,除非去抢!原石是生意,是靠买卖的,他竟然用枪的方式获得!”
兰雅:“这个波刚终究是个祸害,还是要和豹哥商量一下,最好把他除掉,否则会把我们逼到绝路。”
我说:“是的,路上我也在这样想,必须想办法干掉他!”
兰雅拿起电话打给豹哥,让他过来商量商量用什么办法搞掉波刚。
这时文四强进来说,我们召集培训的人到齐了,问我是不是开始。
我跟兰雅说我先去培训班那里,等豹哥过来跟我说。
我们一共抽调了三十个人,主要安保和服务,分成两个队,腾了两个包厢,分别进行培训。
他们在一个房间集合等我,等会儿分开上课。
我过去跟他们讲了一些新公司开业的注意事项,以及接人待物的规矩。我看到小红也在服务人员那一队,这一组由她负责。
保安组也选了一个组长,是大世界这边的老员工,叫三子,人长得五大三粗,黑黑的,多少会点武功。
我让他们分开两组,一组人员到另外房间。
留下来的保安这一队的人,他们培训就比较简单,在房间中间放一个毯子,两人一组,先对抗赛,淘汰的待命,胜者进入下一轮。
第一轮就淘汰的由组长负责在十天内强化训练,等到十天后再进行第二次比赛,最后五名要出局。
出局并不是开除,只能安排到普通岗位,重要岗位由胜出者担任。
我在東京教劍道 範馬加藤惠
女生那边主要是礼仪训练,普通话训练,我专门去培训公司找了一个礼仪老师教他们。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兰雅说豹哥已经到了办公室。
我赶紧过去去见豹哥。
豹哥可能听到兰雅把情况告诉了他,脸色跟我一样凝重,他肯定也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这个波刚,给我们的压力太大了。
豹哥:“我们明天见了清哥跟他详细聊一下波刚的事,如果要搞他,就得先把他的老巢找到,我听清哥说,自从上次打了他以后,仰光那栋水上别墅他就再没去过。他很可能就在边线上有根据地,清哥已经安排眼线去侦查他在那边的活动地点,摸清了以后,我们最好是根除他!不能像康公一样,杀不死,多了一个仇敌。波刚如果一次杀不死,死的就是我们。”
我点点头,是的,如果一次杀不死他,我们的生命也就进入了倒计时。
波刚游击队出身,他有丛林作战的经验,老缅的山地纵横交错,地势险峻,交通不便,他退可以守,进可以攻,对我们十分不利。打他,得拿出百倍的精力,只能胜,不能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