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新世紀之何生》-第六十五章 芒喬遜綜合症?讀書

新世紀之何生
小說推薦新世紀之何生新世纪之何生
第二日医院里何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浑身没有力气,发现自己正趟在医院的病床上,脑子昏昏沉沉的四周查看着,沈可可在一旁吃着苹果,看着电视,却是没看到徐小小“可可姐,小小姐呢?”
沈可可好像知道何生会醒一样,吃口了苹果,头都不回的说道“去给你打水去了。”
“哦,可可姐有水么?我有点渴了。”
“没听见我说小小姐给你去打水去了么,你睡糊涂拉?”沈可可没好气的回答道。
“阿生,你醒了?我去找医生。”门口打水回来的徐小小看到何生醒了,兴奋的赶紧跑去找医生了。
“哎~~姐啊,你倒是给我口水在走啊。”床上口渴的何生无奈的看着门口低估到。
何生滑稽的样子直逗得沈可可笑出了声,却是没有干坐着,起身走到门口拿起刚刚打的水,回身给何生倒了杯水递给何生。
“额~~谢谢姐。”接过沈可可递来的水杯倒了声谢。
正喝了口水,徐小小从门外带着医生赶到了病房,经过检查何生没事,只是有些脱力,手心的伤也缝合的很好,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医生走后满脸高兴的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保温盒打开,里边是提前给何生准备的早饭,本来何生是想自己吃的,但是徐小小却以何生手上有伤为理由,坚持要亲自喂何生,没办法何生也只能顺着徐小小。
站在一旁看着徐小小正在给何生一口一口的细心喂饭的沈可可突然说道“你俩真腻歪,小阿生,你昨晚是在怎么回事?”
盾 擊
何生听到沈可可的问话,回忆起前一天晚上的情况,何生也有些不知所措,心里踌躇的想着,自己前一天晚上的举动确实有些过分了,其实要对付那六个暴徒,对于自己来说还是不难的,完全没有必要做的那么血腥,心里清楚估计是战争后遗症的原因。
看着何生正在思量,徐小小却在一旁说道“你想什么呢,好好吃饭。”
沉默的书香社
沈可可咬了口苹果,不死心的说道“芒乔逊综合症,也就是战争后遗症,何生你。。。。”
不等沈可可说完,正在给何生喂饭的徐小小打断说道“可可,别说了,让阿生好好吃饭吧。”
“可是,小小姐。。。。。“沈可可还是不死心。
这一次徐小小没有说话,而是突然转头,死死的盯着沈可可,眼睛里竟然闪过了一丝狠厉,直接惊呆了沈可可,嘴里咬苹果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徐小小看沈可可不在继续说话,眼神也缓和了下来“可可,阿生身体还没有好,一切都等阿生出院以后再说吧。”
沈可可不自觉的点点头,站在一旁看着两个人。
这边警察局局长办公室内,一名年轻的警员正在给局长汇报工作,“张局,那个叫何生的小伙子醒了,咱们是不是去跟他录份口供,毕竟是一死两重伤的大案。”
“哦,等一下市局会来人,你等配合他们就行,口供不用咱们录,一会你去把监控调出来等着一起交给他们。”张局长头也不抬的说道。
“张局,咱们还没调查就交给市局么?我看了一下昨晚的监控,那个叫何生的小伙子一个人面对六名歹徒,放到了三个,吓跑了三个,还死了一个,咱们就这么交出去,市局那边会不会怪咱不作为。。”年轻警员有些担心,但是看了视频后更加好奇何生的身份。
“哦,没事,昨晚的事情牵扯的层面不是咱们县一级能管的,那三个人除了那个死的,另外两个市局如果要提走,你配合做好交接就好,忙了一晚上,做完了交接,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张局看着眼前的小伙子说道,其实心里还是很喜欢这个年轻的警员的。
很快市局的人也到了县警局,跟警局做好了交接,就到了医院,那名年轻的警员也一起到了医院,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市局的人到医院只是看了看何生三人的身体情况,简单的询问了情况,做了笔录就离开了,临走时年轻警员有些纳闷,对着一名市里曾经一起办过案子的相熟警员问道“兄弟什么情况,一死两重伤的大案子,就这么就完事了?你们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
“哈哈,这个案子,我们那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你们这的监控也都拍的清清楚楚的,而且那六个歹毒,都是全国最顶级的通缉犯,手上的人命案无数,死有余辜,那个何生明显是正当防卫,为民除害了,没什么好追究的,等一下,咱们把那两个人的交接手续办一下,对了这几天你们这边可能还要安排点人手暂时先把这边保护一下。”哪位市局的警察拍拍年轻警员的肩膀说道。
病房里何生吃了饭,徐小小让何生好好休息,叫着沈可可帮自己去洗碗,到了洗刷间徐小小对着沈可可说道“可可,一会刷了碗,你回去休息休息吧,然后去趟政府,跟李伯伯打声招呼,应该用不了两天,阿生就可以出院了,耽误不了项目,阿生的事暂时也别跟阿姨说,我怕阿姨担心。”
“好,等一会我就去办,你俩这边有警察在,应该没事,你这边也不要自己一个人出去,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我去办。”沈可可想了想又说道“小小姐,你知道何生是怎么回事么?是“芒乔逊综合症”也就是咱们常说的战争后遗症,这种病的特点就是在发病的时候神志不清,有可能会伤害身边的人,而且这种病现在是很难彻底治愈的,非常危险,昨晚你也看到了何生的样子,他的情况恐怕还很严重,我担心。。。”
但是徐小小好像是并不担心,拿起洗好的碗筷,笑着对沈可可说道“可可,你放心吧,何生是不会伤害我的,对了,等你休息好了,回来的时候带点水果吧,只剩下几个苹果了,你买点香蕉什么的。”说完就绕开沈可可朝着何生的病房走去。
看着离开的徐小小,沈可可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徐小小对何生的感情沈可可是看的出来的,现在自己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说到底,自己在心理上也存在着一定的问题。
只是沈可可很不理解,何生一个15岁的孩子,怎么会得这种只有久经沙场,杀人无数的老兵才会得的病,摇摇头,这个问题恐怕自己不会有答案,徐小小对何生的保护根本不允许沈可可询问。
到了病房,徐小小看到何生已经睡了过去,悄悄地走到病床前看着安静熟睡的何生,心里说不出的幸福,同时也为何生担心着,其实何生的情况徐小小是知道的,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徐小小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当年父亲从战场上下来一段时间也很难平复下来,甚至很长时间不敢回家住,跟他一起的很多战友也有这种情况,最严重的自杀的都有,跟何生的情况一摸一样,她知道何生心底有秘密,经过这几次的遇险,徐小小知道何生的这个秘密恐怕也跟这个有关,而且徐小小很难想象,何生这样小的年纪怎么会得这种病,是经受了多大的心里创伤才会这样,自己却完全没有办法帮助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何生的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