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曹家逆子,偏要匡扶漢室》-第306章:你不覺得問心有愧嗎展示

三國:曹家逆子,偏要匡扶漢室
小說推薦三國:曹家逆子,偏要匡扶漢室三国:曹家逆子,偏要匡扶汉室
令行禁止,乃是眼前这批曹军士卒进入军营之内学的第一个军规。
将领的命令下达,不论自己身处何地,在做什么,也要立刻按照将领的吩咐行事。
而此时此刻,听闻张辽的号令,百余曹军也是没有半点迟疑,纷纷跟着张辽快速向后退去。
同一时间,寨门也被人掐准时机从内部打开。
而也就在张辽一众飞速退回营内之时,李孝也是看见了寨门大开的情况。
他直瞪圆了眼睛咆哮道:“冲,给我冲进去!”
听闻命令,刘表军顶在前排的士卒也是纷纷甩开了两条腿,向营寨的方向飞速狂奔。
可无奈,地上的障碍物实在是有些多。
当然,这些障碍物,可不是曹昂提前准备的。
那些东西,要么就是对方被竹筒雷炸死炸伤的刘表军。
要么就是刚才地动山摇时,从山坡上滚落下来的石块。
而这一时间,这些东西也全都成了阻碍对方脚步的障碍。
总计五十步的距离,刘表军生生跑了近十秒钟都还没有到达。
而这十秒也足够曹军全须全尾的撤进营寨内了。
也是在营门即将关闭的那一刹,几名跑得快的家伙,才终于冲到了寨门之前。
这几个人也是疯了。
他们现在心中没有别的想法,只想拉住对方的寨门,不让对方关上。
可曹军会坐以待毙吗?
就算曹军会,孙坚军都不会。
此时此刻,两个江东甲士亦是在第一时间提着长矛冲出了寨门。
当两方相遇,那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当即便厮杀在了一起。
江东甲士的勇猛,史料都记载过。
此时此刻,这些个家伙不管不顾的模样,简直就跟疯子一样。
饶是被对方用钢刀洞穿了身体,他们也依旧能提矛刺杀。
饶是肚破肠流,他们也能将长矛贯穿对方的身体。
好似这个天底下,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撼动他们冲杀的意志。
不过再勇猛,他们也依旧是人。
面对敌军的千军万马,面对敌军十数人的围剿。
两人合力斩杀了数人后,最终还是倒在了血泊之内。
但他们两人的牺牲也是值得的。
有了他们的拖延,曹军负责关门的士卒亦是终于将寨门牢牢关上。
并且在同一时间,许褚带着一行人迅速的用装满了沙土的沙包堵住了寨门。
而这些沙土的重量,不亚于同体积的石料。
任凭外面的人如何冲撞,也无法撼动其分毫。
当然,曹昂也不可能让他们冲撞的太久,一两下就差不多了。
在张辽一众撤回来的同一时间,曹昂也是立刻给站在寨墙上的四百提弓的曹军下达了射击的命令。
得益于曹昂对部下的严格要求。
落筆東流 小說
这些个曹军上马能战,下马也能战,提弓还能射。
所以说,曹军之内有多少弓弩手,完全是要看他们有多少人。
四百人分成两排,前面两百人射击的时候,后面两百人等待。
而待到前面的人射击完毕,就会立刻后撤,后面的两百人顶上。
前者上箭,后者放箭,前后交替,井然有序。
而在他们的密切配合之下,此刻这四百把长弓所造就的杀伤力,几乎都超过了竹筒雷。
毕竟对方都蜂拥在寨墙之下,不用瞄准,上箭就能射。
可怜那些个刘表军,几乎连怎么回事儿都没搞清楚,便被劈头盖脸的箭雨直接射成了刺猬。
而在这样的地方,别说是躲避,就算是想举起盾牌抵挡,都抬不起手来。
一时间,铁器破甲入肉的闷响声,以及中箭者的惨叫声与哀嚎声,响彻整个峡谷。
而看着眼前这场面。
谋划这一切的曹昂却别过了头。
说真的,直至今日他也依旧没有克服对亲眼得见死亡的恐惧。
而这也是他为何在明明已经具备了能与一线猛将抗衡的本领之后还依旧不会轻易动手的原因所在。
死亡两字,说起来轻描淡写。
但真正见过的人就知道,它到底有多恐怖。
连日的噩梦,从心底里发出的自责,足以从精神上摧毁一个人。
而曹昂没有被摧毁的原因,可能也仅仅是因为他的那份初心盖过了恐惧而已。
但一旁的孙策却对曹昂露出这般模样,略感不解。
他直看着曹昂道:“你这家伙该不会是后悔,算计这些人了吧?”
“后悔个锤子。”
“他们都是敌人,都是想要我命的人。”
“让他们死,我是在自保,我问心无愧。”
说这番话的时候,曹昂是大义凛然。
可是心里面到底虚不虚,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而孙策也正是看出了这点,故而忍不住道:“原来,你这家伙直至现在也没有克服对战场的恐惧啊。”
听见这话,曹昂撇了撇嘴,懒得跟他多废话。
可孙策哪里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曹昂的弱点啊。
所以,曹昂越是不理他,他越是要喋喋不休。
“哎呦呦,多大的人了啊。”
“竟连点血腥的场面都看不了。”
“旁的不说,就眼前这场面,我六七岁的时候就见识过了。”
他直满面得意的说道:“甚至在我十二岁的时候,我还手刃了两个匪首呢。”
“你厉害,你牛波行了吧?”
曹昂瞥眼看向人群,看着那一个个在箭雨之下陨落的生命。
饶是他心底里憋着一口不想被孙策瞧不起的气,也终究还是别过了头。
远距离看着生命陨落,跟近距离看着,对于心灵的冲击完全就是两个样子。
在这里,他可以清楚地看见每一个人临死前的绝望神情与痛苦神色。
而瞧他那怂蛋般的模样,孙策也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他二话不说直接走到了曹昂近前,紧接着一手捏着他的肩膀,一手按着他的后脑勺,强行让他转过头。
而也不等曹昂反抗,孙策便说道:“曾几何时,我也和你一样怕过,甚至被吓到了尿裤子。”
“可当我看见我们家死伤的那些兄弟后,我就再也没怕过了。”
“因为我宁愿亲手扭断敌人的脖子,也不想让他伤害我的兄弟。”
“而你看见了没有,那些倒在人群中的也有你的兄弟,也有一路跟随你披荆斩棘浴血而来的兄弟。”
“可他们都死了,死在了眼前这些人的手中。”
“你现在竟然在这里自责,心疼敌人。”
“你难道不应该想一想你的这些兄弟是怎么死的吗,你难道不觉得问心有愧吗?”
孙策的一番话,可谓是直击痛点。
在这一刻,曹昂的眼前不再是战场,而是往日与曹军士卒相处的一幕幕……